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只是当时情惘然
只是当时情惘然
原本想用「他」来述说这段小小的经历,并不是因为我想逃避某种罪恶感,或者感到自己有什么歉疚的,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由「我」自己来告诉你们我和这个大学女老师的一些事情。


  我二十八岁,助理工程师,收入对于我居住的这个城市来说是让人羡慕的,我的长相也可以说是一表人才,虽然至今仍是单身,但实际上并不缺少女伴,而且尝试性的去过风月场所。不过我还是倾向在QQ里找到合适的玩伴,并且热衷加入各类本城的单身团体或者交谊群。我认识的乐妍就是来自一个好似文艺沙龙的QQ群里。


  我加入的这个类似文艺沙龙的QQ群,里面天天有一群在我感觉很无聊的家伙们吟风弄月的,也有不少的女性买弄的附庸风雅,作一些好象快成考古文物的五言或者七言的诗,他们还有她们似乎在告诉别人他们她们的高雅以及与众不同的品味,认为自己是独特的,趋于完美的。记得一本书里说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性爱史,逐步脱离了野蛮,知道了遮掩,掩饰,还有隐秘。我觉得无论什么地方的人,无论文明发展到什么程度,男人想的还是和女人睡觉,睡觉,还是睡觉;我只是不知道女人想的是不是渴望被睡,因为我没有问过她们。


  这个讨厌的QQ群终于举办了一次AA制的聚会,我期待的就是这个,而且决定如果没有什么收获将是我告别这个QQ群的时刻。上午寒暄吃饭诸如此类的过程非常机械模式化,我一直寒暄的笑着,因为我谁也不认识。后来下午K歌的时候把这样的机械模式推向了高潮,我不怎么会唱歌,成了一个鼓掌叫好的观众,一直到有个秀气文静的女人递给我一小瓶啤酒,邀请我同饮的时候,我才从观众的身份脱离了出来。K歌的声音太喧闹了,虽然唱歌的人们没有跑调,我还是忍不住溜出到了歌房外面,而那个秀气文静的女人竟然也随我悄悄出来了。


  「很吵吧?」我对着她笑着问。「嗯,我不是很习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她礼貌的回答我。我接着说:「我其实和群里的人都不认识,所以融合不进去。」「你也是新加入群里的吗?」「我也是」我接着习惯的问:「你在群里叫什么名字?」「等待戈多。」我和她都没有坚持聚会散场就准备回家了,我想先送她回家,她执意不肯,我们就各自回去了。在路上我开始想这个秀气文静的女人,她有着大概一米六三的苗条身段,感觉很纤细,藏在红白圈点的连衣裙下面的身子是如何的,只能依靠想象了。


  我回到自己的住处,一栋两居室的楼。我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这所楼房是家里人早买好的,现在只是我一个人住。打开电脑登陆QQ,发现「等待戈多」已经在线,看来她没有去别的地方,和我一样直接回到了家里。我发送了好友邀请,她很快的给了答应的回复。通过交谈我得知她今年31岁,离异有差不多两年了,是大学美术讲师,并且一个人抚养着四岁大的儿子。她问起我的年龄,我说自己30了,因为在QQ资料里我没有写真实的年龄。她用不信的口吻说「怎么看起来那么年轻呢?」我回答说象我这样没心没肺的家伙当然看起来很幼稚了。


  第一次的聊天,我给她留下了好印象,她说我可以叫她乐妍,可是她也许还没意识到我有了想睡她的念头,大学老师——不过也是一个女人罢了。


  男人可能就是这样,除了刚刚出生的女婴儿、形如枯槁的老太婆子,但凡有一点可以使用的女性,都有被奸淫的可能性,甚至连棺椁里慈禧太后的尸体。


  我开始对乐妍留意起来,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些规律,比如晚上六点以后,她一定会在网上出现,然后都是10点下线,这说明她的社交活动基本没有,如果不是工作,她简直就是冬眠中的动物。虽然她有自己的楼房,但是小儿子并不是常在她身边,除了周末或假日,孩子几乎都是在乐妍的父母那里。另外最重要的是乐妍常常在聊天里流露出来的孤独感,并且很强烈的渴望有个好男人出现,重新成立一个家庭。一个女人能够在离异后独自抚养孩子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另外当然也要求女方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这样的女人往往很有主见,并不该柔弱才对,可乐妍表现出来的却是楚楚可怜的一面。当然了我没少安慰她鼓励她,我也试探着和她交往,并且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也不介意她已经离异了,她婉转的转移了话题。


  随着时间的加深,我和乐妍的友谊也加深了,我们开始变得无所不谈,她把她的一些作品让我看,其中有很多人体类的,男人的女人的,往往是裸体的。在探讨艺术的同时往往会说到爱情甚至性,我说真正的男女的感情关系是需要肉体的缠绵升华的,乐妍也承认如果不进入一个女人的阴道,是无法走到她的心里的。


  乐妍开始秘密的相亲了,可让她遗憾的不是不如意,就是对方条件太优越。终于乐妍有一天实在忍不住透露了我一个秘密,一个同院的也是离异的男教授在热烈的追求着自己,他样子很英俊,而且还是她的上级,只不过这个男人有些风流的传闻,她不愿意成为他的情妇,可是不免又喜欢上对方,所以目前非常的矛盾和烦恼。知道这个秘密让我内心产生了很强烈的妒恨,可在表面上我没有表现出来。


  就在我苦于如何下手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意外的转机,一天下午她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几乎是哽咽着告诉我她差点被那个男教授强奸,她以死抗争才得以全身而退。我说乐妍如果你心情不好,我去陪陪你吧,她说「好吧」。我主动做东请她吃饭,她还破例喝了几瓶啤酒她又告诉了我一些内幕,原来她已经答应了那个男教授的追求,准备开始新的生活,男教授对她也算百般照顾殷勤的很,她很满意,可是真正交往开始还没几天,男教授就提出发生性关系,她没有答应,为这个他俩常常冷战不断。可就在这天男教授突然闯到她的家里,质问她这样对待他是什么意思,有没有交往的诚意,并且强行扒她的衣服,她慌乱中拿起剪刀对着自己,说如果他硬来,她也不活了。


  吃完饭,乐妍的情绪还不是很稳定,本来就白皙的面容更加的苍白了,我不由得握紧她冰凉的手,「我送你回家吧,再陪陪你吧。」乐妍竟然挎住我的胳臂说「你在最好了,我现在还在害怕,我害怕。」眼中无神好象失去了魂魄一般。


  来到乐妍家里——虽然在QQ视频中看过冰山一角——但是真正看见全貌还是觉得陌生,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乐妍的家里,第一次感觉自己开始走进了她的世界。


  乐妍的家里其实只有一个客厅一个紧闭着门的卧室和一个不大的厨房,客厅里简洁幽雅,墙壁上有一幅说不上名字的静物油画。我和乐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们的手还没有分开,还是紧握着。我轻轻的把乐妍的腰搂住,感觉软绵绵的,我安慰的说「妍,不要紧的,我在你身边呢。」好一会乐妍才对我说道「我不漂亮,年轻那会儿不懂事,自己不听亲友父母的反对嫁给了一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后来他甚至都没有工作,总是向我要钱,不给就骂我打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离婚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我怕和他遭罪就自己把孩子抚养起来了,两年了,他一分抚养费也没有给过我。」说着说着,乐妍哭了起来,顺着我楼她腰的姿势,她也双手竟然揽上来也抱住我,头靠在了我的胸前,我无法打断她,她接着期期艾艾的说「我并漂亮啊,而且我是离过婚的女人…我是离过婚的女人,所以再和男人睡觉有什么关系呢,可是,可是我不想成为男人的玩物,不想的…唔…」我已经不让她再说下去,而是用嘴封上了她的红唇「…唔…唔…」乐妍也自然的把湿孺的舌伸了出来,我象是要急切的含住一块蜜糖一样,吸允住她的香舌,好象有数不楚的激渴,无法排解,只有纠缠在一起的两片舌,我的一只手不在搂着她,而是穿过衣裙贴着她的肌肤滑上她的胸,她皮肤的手感有说不出的细腻感,好象触手可破,又娇嫩的如同婴儿一般。我摸到了丝滑的乳罩的边缘,没有停,而是继续探索她的山峰,突然一粒宝石被我摸到,我感觉到宝石由柔软开始变硬了。


  「不要,不要!」乐妍好象突然象是从梦中惊醒过来,离开了缠绵的吻,脱开我的身,向后退去,离我有了一段距离才肯停了下来,脸上显现出复杂的表情,可她说不出来什么话,或者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间只有沉默,压抑般的沉默。


  「乐妍!其实你知道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一直委婉的拒绝着我,可真的,我没有觉得年龄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或者因为你是离异的女人我无法接受你。我爱上你了,请你接受我。」说完,我竟然给乐妍跪了下去。表情特别严肃,好象刚刚还在的情欲顿时化为乌有。


  「你这是干什么!?你快起来,起来啊!」乐妍一边拉起我一边说「你不要象个孩子,快起来,乖啦。」我虽然被拉了起来,可我很坚定的对乐妍说:「从现在起你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女人了。」「你不要这样,」乐妍好象不知所措「让我怎么说,你这样英俊优秀,我是个老女人而且离过婚,你不要开玩笑了,我承认你一直对我很好,我们的友谊很珍贵……」我不等她说完,又去搂她,她赶紧躲避,嗔怪道:「你怎么也这样啊!」我一下语塞,垂头丧气起来。我告辞从乐妍家出来,她并没有挽留我。


  其实有时候在回忆的过程中,或是现在在描述这个事情的经过的同时,我会突然不自觉的迷惘起来,就是自己是不是曾经真正爱过乐妍,连我自己都已经无法分辨的清楚了。发生了这样的事件以后,我在QQ聊天,发短信的时候往往都是先叫她一声「老婆」然后才开始谈话聊天,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巧妙的心理暗示,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接纳了自己,习惯了自己,甚至开始依赖上自己。


  乐妍一开始对我这样的称呼是有抵触情绪的,总是会反驳说我是「胡说八道。」再回来是「你这个磨人精,真拿你没办法。」一直到最后终于肯说「嗯。」我不仅仅只是在语言方面逐步的占有着她,在行动上也非常积极,总是买些水果蔬菜晚上等在乐妍下班的路上,然后和她一起回到她的小房子里一起动手做晚饭,一起吃。周末我倒不去打扰她,因为那是她和儿子的甜蜜时光。乐妍越来越靓丽起来了,笑容也越发甜美起来,一次她竟然穿了一件下身超短的黑色短裙,而她的大腿都被浅黑色的丝袜包裹着,搭配着高跟鞋,一扭一摆的,让我大为心动,虽然她的腿不能被形容为笔直修长,但是给人的诱惑并不差。我实在是太想要得到衣服下隐秘的娇嫩肉体了。另一边我单方面的和梦佳提出了分手,她一子从乖乖听话的绵羊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母老虎,常常找到我又哭又闹,让我十分的烦恼。


  生活有时候充满着戏剧性,我第一次陪乐妍逛街购物,偏偏就撞见了梦佳和一个陌生男人也在逛街。梦佳看见我然后又瞅了瞅我身旁的乐妍,立刻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向我吼道:「你这个狗屁男人,竟然为了这么个老女人把我甩了。」然后又对乐妍咆哮到:「你个不要脸的骚货,这么大了还抢别人的男人,你个不要脸的骚屄!」我说:「你给我闭嘴!」我上去想吧梦佳推开,她就挥拳的胡乱朝我打来,结果我鼻子挨了狠狠的一下,一酸一麻,血就流下来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围拢过来看热闹了,梦佳身边的男人拉着她象似要拽她离开,并且劝着什么,我看了一旁紧张的脸有些火烧般红烫的乐妍,也说了句:「我们走!」然后拉着她,快步推开人群。远远的好象听见梦佳还在咒骂,乐妍一边紧紧的反牵着我的手,一边关切的问:「你没事儿吧?!」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抿了一把鼻子说了声「没事!」不知道是怎么回到乐妍的住处,进来门,乐妍就让我坐好,拿出棉签酒精给我鼻子细致的擦拭,还温柔的问我疼不疼,需要不需要打一针,防止伤风什么的,我笑着说:「我可没那么脆弱,好象我是你身边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她听完,娇媚的用手刮了一下我的脸。晚饭都是她一个人做的,说是为我压惊,还和我喝了很多啤酒。吃完晚饭,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和她突然都没有了语言,都是坐在那里,我没有走了意思,她也没有赶我走的意思。


  还是我打开了僵局,把乐妍揽入怀中,我贴着她的秀发在她的耳后轻声的说:


  「两年了,妍,你难道一点都不想吗?今天你怎么不肯,我也不会走了。」在我怀里的乐妍好象轻微的颤抖了,她甩开我的怀抱,突然用力推着我说:「回家!


  回家!你快回家!」我说「不!就不!」「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我要教训你!」乐妍说完就对我又是打又是踢的拳脚交加起来,甚至比起白天的梦佳更凶狠,我没有躲避,就那样没有动一下。好一会,乐妍停住了拳脚,在那里不住的喘着气。


  我看准了这一刻,迅速的过去把她搂紧,还是说着同样的话:「今天你怎么不肯,我也不会走了。」乐妍好象在听完我这句话以后,一下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失败者,无力的缴械投降了,如果不是我搂着她,她甚至会立刻瘫软下去。


  我脱下乐妍的上衣,她茫然的抬起手臂配合我,我解开她的短裙,除去她的高跟鞋,还有浅黑色丝袜。只留下紫色带有白色花纹的乳罩和一条同样是紫色带有白色花纹的窄小的三角内裤。我整个横抱起乐妍几近赤裸的身体缓慢向她的卧室走去,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我假想的那个也曾经想得到乐妍的男教授,还有她每天面对的学生……很快,她就不再是一个秀气文静,端庄高雅的老师,而是我身下莺语婉啼,曲意迎欢的妇人。我向乐妍卧室走去了,我将在那里完全彻底的占有她;而男人和女人的可悲之处就在于此,乐妍准备奉献,我却当成是一种征服。


  卧室里弥漫着薰衣草的味道,我把乐妍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圆床上,让她的身子保持着靠着自己,我的两手则滑到乳罩两边的边缘,托起两个颤巍巍的乳峰,把玩揉弄起来。「乳房舒服吗?」我问着,「舒服」乐妍声音小的好象听不见,我又吻上她的嘴巴,舌头又缠绵在了一起,想两条发情交配中的蛇,互相围绕纠缠挤压。把乳罩解开,一对乳球就象弹出来的一样,「好大好漂亮啊,妍,你的多大呢?」「D罩杯。」「我要亲一下。」我吻上去把两个乳头轮换的含在嘴里,用舌尖去舔,两个乳头都变大了。「妍,你的乳头变大了,这样捏住疼不疼?」「不疼…很舒服。」如果不是把乐妍的衣服褪尽,别人怎么可能猜到如此苗条的女人竟然能有这样大的乳房。我的手游移在她身上,每次摸到大腿内侧,掠过私处的时候,她的大腿就会自然的为我分开。


  我的手指搁着薄薄的三角内裤放在她的秘处,轻轻的划着小圈。「这叫什么?


  妍老师。」——「阴唇吧」,「这里呢,又叫什么?妍老师。」——「讨厌啊。」我把乐妍的三角内裤脱下,乐妍的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现在的她终于身无寸缕,玉体横陈。在无数个夜晚以前,我还仅仅的依靠着自己的想象,现在一切变成了现实。


  我自己把衣服脱光,我的阴茎也是半勃起的状态了,我的长度一般,龟头很大,记得一个小姐给我一边带安全套的时候一边对我说:「好一个大冒,不好套呢。」我对乐妍说:「来吻我吧,现在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乐妍伏在我身上,一个吻接一个吻的亲起来,她的一只手忍不住握住我的阴茎,好象就不愿意再松开了。我说:「老婆啊,如果我刺穿了你的阴道,是不是就可以走到你的心中啊。」「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呢,好色情哦。」「哈哈,你不愿意放手的是我的什么部位啊?」「又来了,讨厌。」我一下搂过她来说道:「乐妍!我要用我的鸡巴操你的屄!」说完一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她立刻大腿分开夹到我的胯骨上。「我要用鸡巴操你的屄!愿意吗!?回答我?!」乐妍原本就已经发红的脸红晕更浓了,露出非常窘迫的神情嘀咕着说了句「愿意」。


  「我希望下次可以带套做,我怕意外受孕,今晚是我俩的第一次,我不想你扫兴,就不要求了。」乐妍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我扶着自己的阴茎换了好几个角度,终于戳入了乐妍的体内。伴着温热阴道肉壁紧紧包裹住我的阴茎,不能相信乐妍的阴道竟然异常的紧,而且感觉很窄小,我甚至怀疑我的龟头顶到了她的子宫颈。我慢慢的体会这种感觉,每次抽出的那一瞬间好象带动她的下体有什么被一起吸出来一样,小腹会跟着一起收缩;而重新插入,又象把一切推了回去,小腹也会跟着一起膨胀,也许这太美妙了,我舒服异常。我不得不承认我遇见的所有女人中,乐妍的穴是我永远忘不了的。


  我开始加快自己的速度,让自己的肉棒百般插弄乐妍的花穴,她「啊…啊…啊」的呻吟声忽高忽低,即将喷发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双手扶上细腰拉起了乐妍,我要让她看看自己和我交合的缝隙处,乐妍不情愿的张开了眼睛。我再度放倒乐妍,托起她的屁股,从后面再度插入,而紧靠阴道上方褐色的往外延伸着密密麻麻细褶的肛门,让我不禁又是一热,我把拇指按了上去,丝毫不觉得肮脏。乐妍的肌肤如此嫩滑细腻,我只有猛烈的操着才觉得是充分得到了享用,每一次的交合都有「啪啪」的撞击声,乐妍的屁股好象被鞭打了一般殷红一片。随着阴茎的一阵抖动,精液从尿道口喷射而出,全射在了乐妍花穴深处,与此同时我和她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我问乐妍:「舒服吗?」


  「很舒服!」


  「一会还要不要?」


  「要啊!」


  如果按照这样的甜蜜关系发展下去,也许就是个幸福的结局,但是生活并不是连续剧。家里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家庭非常富有,这就意味着我和乐妍的关系该告一段落了。当然了我并不爱乐妍,我只是喜欢她的肉体,我也明白这种喜欢对现实中的我来说并不实际。于是我就巧妙的安排乐妍和我父母见了一面,事后我对她说,如果她可以放弃自己的孩子,把孩子送给男方,我的父母就可以考虑我和她的婚事,她说她可以放弃自己的爱情而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我当然知道她会这样选择,我象是在无奈悲伤的处境下和她不甘愿的分手了。


  后来的后来,我结婚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邂逅了,她笑着和我打招呼,说她还是常常回忆我这张英俊的脸庞。而我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最终为了金钱,在她和利益之间做了可耻的选择。我一直不明白,妍——在你的眼睛里为何没有对我的怨恨。


  【全文完】